主办:中共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委员会
总第2577期
 
关于威宁每日新闻
  • 出版时间:每周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
  • 投稿邮箱:wnbxw@163.com
  • 联系电话:0857-6226798
  • 地  址: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县委政府行政办公中心B区六楼
点亮幸福
新闻作者:    发布时间:  查看次数:  放大 缩小 默认
 点亮幸福
——从“小康电”看威宁巨变70年
记者 陈武帅

  “煤油灯风扫地,麦草窝窝睡”,多年前的威宁广大农村,惟有一盏煤油灯点亮漆黑的夜晚;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”,“小康电”是多少年来威宁人民梦寐以求的愿望。
  新中国成立70年来,特别是威宁“十三五”规划以来,威宁不断加快实施电网建设与技改、农村用电公共服务均等化、农村电网电压质量提升等工程,推进小康电建设,“小康电”建设让高原上的村村寨寨昼夜灯火辉煌,古老的村庄夜晚不再黑灯瞎火、漆黑一片。
  “小康电”,点亮了威宁154万余群众的幸福生活。
 
  从煤油灯到白炽灯
  ——点点灯光陪伴漆黑的夜晚
 
  “2007年10月29日,随着威宁最后一个无电村龙场镇同心村正式通电工程的完成,威宁彻底结束了无电村的历史,实现了村村通电。”从煤油灯到到白炽灯,威宁电网人足足奋斗了几代人。
   板底乡安坪小学教师赵庆荣,是个土生土长的70后,教书二十余年的他谈起板底乡通电的历史,感触颇深。
   1997年7月1日,香港回归祖国。那时的板底乡安坪学校还未通电,听说香港回归要举行现场直播,许多学生为了看香港回归直播,提前联系好几公里外的赫章县妈姑镇亲戚家,打着手电筒到亲戚家看黑白电视的香港回归直播,直到深夜凌晨才摸黑回家。
  “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毗邻安坪社区的妈姑镇是铅锌矿区,早已使用电灯几十年,而相隔几公里的安坪社区不通电,赶集天妈姑放录像的生意很火爆,一个小小的录像放映室挤满了观看的人群。”赵庆荣回忆说。
  没有电,村民夜晚都用煤油灯来照明。有学生的人家,夜晚就在昏暗的煤油灯下读书,做作业。
  闫官祥是安坪社区居民,90年出生的他对点煤油灯记忆犹新。
  “我们这里是威宁通电较晚的村庄,2002年年底才正式通电。2000年时候我读三年级,当时照明的只有煤油灯,一个墨水瓶再加一个简易制作的灯芯,往墨水瓶添满煤油就可使用。有一次我不小心打碎了点着的煤油灯,煤油溅在身上,把我当衣服都引燃起来,烧伤了皮肤,当时把我吓坏了。”闫官祥回忆往事,心有余悸。
  煤油灯点亮了乡村孩子求学的夜晚,但是通电后家家户户使用上白炽灯,这光亮煤油灯根本无法比。
  2002年底除夕夜前几天,板底乡安坪社区终于通电了,漆黑的村庄立刻变成了灯火灿烂的寨子。
  “通电让大伙太兴奋了,那些日子寨子里整夜都是不关电灯的,大家生怕这灯光又不亮了。”闫官祥说。
 
  从推石磨到电动磨
  ——稳定电压减轻了群众劳动压力
 
  石磨曾经是乡村人家生活的必需品。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石磨用来磨玉米面,或者推豆腐。
  据板底乡安坪社区的80后村民陈志垚回忆,小时候因为家里没有石磨,每逢磨玉米面时候,母亲就带着他兄弟到奶奶家或者舅舅家磨面。
  “咯吱,咯吱,几个人拽着石磨来回转动,一个人在磨盘上添加玉米粒,然后是聊没完没了的龙门阵,然后是汗水从额头上滴下来。”
  陈志垚年龄小,推磨累了就吊在磨杆上偷懒,这时候舅舅家几个表姐就来帮忙,才减轻了推磨的劳累。
  “农村有句俗话说,世间三样苦,开车挖煤推豆腐。这话不假,推磨却是很辛苦,小时候我最怕做的事情就是推磨。”陈志垚说。
  1999年,乌蒙高原腹地的威宁开始声势浩大的农网建设与改造工程。从此,这个大部分农村还在用松明、煤油、蜡烛等方式照明的全省土地面积最大、平均海拔最高的县,拉开了农村电网“两改一同价”的盛大序幕。
  闫国军是板底乡安坪社区老支书,当了二十多村党支部书记。他说,当听到村里要拉通电网时,大家都很激动。
  “安坪社区妈姑块寨子很偏远,当时路还不通,架通电线的电杆很重,村民就自发组织人力拉电杆,大家像蜂窝一样把电杆一步一步往山坡上的寨子移动,有的甚至把肩膀都磨破了,但大家一点怨言都没有。”闫国军回忆说。
  电通了,家家户户的石磨逐渐被电用小钢磨取代了,曾经群众的宝贝疙瘩石磨变成了无用的石头,被时光遗弃在墙角院子不显眼的地方。
 
  从录音机到大彩电
  ——丰富多彩的文化节目传遍山村
 
  如果说从煤油灯到白炽灯,农网改造解决了群众照明问题;从推石磨到小钢磨,农网改造减轻了群众劳动成本;那么,从录音机到大彩电,则是农网改造丰富了群众的文化生活。(下转2版)